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 成果展示» 正文

论网络空间法治化的治理路径

时间:2017-10-24 [ ] 浏览次数:

  江南大学法学院   高凛

  摘要:随着互联网新技术的迅猛发展,网络逐渐普及,网民数量也在日益增多。网络在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快捷和便利的同时,也给社会造成了许多负面影响。可见,网络是一把双刃剑,运用得当可以使得公民个人获得便利和利益,也可以促进社会的繁荣。运用不当则会损害公民利益,甚至危害整个社会。网络空间的治理问题是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用法治来进行规范。法治是现代社会治理的共同准则,网络空间法治化治理已经成为世界共识。具体而言,可以从立法、执法和守法三个方面来治理网络空间,不断推进网络空间的法治化进程。

  关键词:网络空间;法治化;立法;执法;守法

  任何社会都需要秩序,正常的秩序能维持社会的稳定与运作。法治社会就是要求大家遵守规则,以规则来维护社会秩序,法治社会是“规则之治”。网络社会是现实社会在网络空间的延伸,相对于现实生活而言,网络空间更加自由、开放,网民可以在网络上自由发表言论,参与各种活动。随着网民的数量与日俱增,我国的网络社会已经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网络秩序属于社会公共秩序,网络空间的自由和开放必须有序发展,虚拟网络社会更需要依 靠法治来维护秩序。德国学者N.霍恩(Norbert Horn)认为:法治国家的特征是,所有国家针对公民的行为都受法律的约束。 法治社会里,没有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事物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互联网也不例外。网络法治化的目的就是规范网络空间的所有行为,严格惩治网络犯罪,保护网民的合法权益。

  一、网络空间现状的分析

  作为现实社会在网络空间(cyberspace)的延伸和现代人类社会的新兴场所,网络社会也应该是法治社会,而不能成为“法外之地”。我国是一个网络大国,网民人数日益增多。网络社会与现实社会有着密切的联系,它是现实社会向网络空间的拓展。有学者认为:“网络社会的一切都不过是现实社会的映射。” 网络社会与现实社会是分不开的。在网络社会从事各类活动的网民,就是现实社会中公民个人;网络空间借助博客、微信、论坛等网络平台进行各种交流,与现实生活中的人与人之间的面对面交谈、电话、手机等交流并无多大差异;从网络空间交流的内容来看,大多是对现实社会的存在问题的评论与看法;网络空间所传播的一些不良信息、网络谣言等,会侵害到现实社会的个人、组织或国家,甚至威胁社会问题。而网络空间的无序状态,会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网络是一个巨型的化装舞会,在这里人们隐去了真实的身份特征,而其行为也可能变得无所顾忌。” 网络空间是非常复杂的虚拟公共空间,在这样的虚拟空间,网民一般都是匿名的,他们在实施网络行为的时候,有着比现实空间更多的自由。在网络虚拟社会中,网民往往只顾及自己的利益和要求,随心所欲地、不计后果地滥用自由。而这种自由一旦被滥用,就会严重损害公民的权益和国家的利益。例如,网络谣言严重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名誉权,影响了社会的稳定。又如,违法者利用网络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既快捷又便利,还不容易被发现。相比较而言,执法机关对网络违法犯罪行为的追究和查处却非常困难,执法成本较高。网络空间的变化日新月异,针对网络空间盲目扩张的趋势,利用法律对网络空间进行治理是客观现实的需要。

  二、立法:网络空间法治化的坚实基础

  网络社会是虚拟空间,在网络中进行活动的主体就是现实社会的人类,而并非虚拟的人。因此,网络空间必须和现实社会一样,有秩序地进行运作。在秩序良好的网络空间,每个网民在确保自身自由的同时,可以安全地进行各类活动。从人类历史的发展来看,维持秩序可以依靠君王独裁,也可以依靠德治,但是最为有效的方式还是法治。事实证明,法治是人类社会最有效的治理方式,也是社会秩序最有力的保障,而实现法治的首要条件就是要制定完备的法律。鉴于网络已经全面渗透到现实社会的方方面面,立法机关已经制定了规范网络社会的法律。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6年11月7日通过了《网络安全法》,该法于2017年6月1日正式实施。《网络安全法》共7章79条,对网络安全支持与促进、网络运行安全、网络信息安全、监测预警与应急处置和法律责任等问题作了规定。

  (一)《网络安全法》明确了网络空间各主体的权利义务

  网络空间的主体主要包括:网络产品提供者、网络服务提供者、网络服务使用者、网络运营者、网络监管者等等。某个公民或组织,有可能同时拥有多重身份。新颁布的《网络安全法》既规定了网络产品和服务提供者的安全义务,也规定了网络运营者的安全义务,这是该法的一个较为突出的特点。随着互联网对现实生活的影响不断加深,应该进一步理清各网络主体之间的相互关系,使得他们明确各自的权利、义务与责任,这是促进网络法治化的必要前提。

  (二)《网络安全法》具有明确性和可行性

  法律必须明确、具体和清晰,而不能模糊、笼统和模棱两可,而且法律条款也要符合客观实际,具有可行性。一部条文清晰、明确具体的良法,不但可以让社会主体有法可依,依据法律规定来安排自己的行为,也可以使得社会主体能够准确预见到自己实施某种行为所产生的法律后果,从而约束自己的不当行为。网络空间要形成稳定的法律秩序,就必须要重视法的安定性,正如有学者所言:“我们必须追求正义,但同时也必须重视法的安定性,因为它本身就是正义的一部分,而要重建法治国家,就必须尽可能考量这两种思想。” 作为我国第一部全面规范网络空间安全管理方面问题的基础性法律,《网络安全法》的立法语言明确、具体,以该法为核心所构建的网络安全法律体系,应该减少和避免法律冲突,以保持法律的一致性。

  (三)《网络安全法》体现了网络社会与现实社会的协调

  网络社会的发展规律与现实社会毕竟是有差异的。就网络空间的违法犯罪而言,尽管网络犯罪与现实生活中的犯罪有许多类似之处,但是由于虚拟网络自身的特性,网络犯罪更加具有隐蔽性、随意性和破坏性。因此,针对现实社会的惩治违法犯罪的法律,不一定能适用于网络违法犯罪。《网络安全法》的规定虽然体现了网络社会与现实社会的协调,但是它只是一部基础性法律,并非专门性法律。对于网络违法犯罪,为了减少立法成本,可以在现行《刑法》中加以补充和完善,通过对相关概念的界定、重新规定罪名等方式,来惩治网络违法犯罪者。例如,在网络上编造和散布虚假信息,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对于这个问题,学者有着不同的观点和看法。有学者认为,网络不是“公共场所”,即便有人在网络上编造和散布虚假信息,并且导致了现实社会的混乱,给给现实社会造成了损害,也不符合刑法对寻衅滋事罪的规定,不能构成该罪。但也有学者持不同的观点:“网络空间属于公共空间,网络秩序也是社会公共秩序重要组成部分。随着信息技术快速发展,信息网络与人们的现实生活已经融为一体,密不可分,维护社会公共秩序是全体网民的共同责任。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信息网络恶意编造、散布虚假信息, 起哄闹事,引发社会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具有现实的社会危害性,应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刑事责任。” 因此,必须完善相关立法,对网络的违法犯罪行为加以严格规制与惩治。

  总而言之,《网络安全法》全面规范了网络安全管理方面的问题,使得我国在依法治网、化解网络风险方面有法可依,有利于互联网依法健康运行。

  三、执法:网络空间法治化的根本保障

  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一方面,一部好的法律,主要在于这部法律能够为社会公众所普遍遵守,并且能够得到较好的执行。另一方面,有了好的法律而不执行、不遵守,那么再好的法律也只是一纸空文。

  (一)网络执法机构职责的明确

  2014年8月,国务院授权重新组建了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要负责全国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工作,并享有对互联网内容的监督管理执法权。2000年国务院通过并施行的《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对于网络空间的执法机构作了规定。 2017年6月1日实施的《网络安全法》的相关条款也规定了网络执法机构。 从这些法律法规的规定来看,我国网络空间安全的监管从中央到地方,再到各个职能部门,多个主体共同监管和执法,从形式看,是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进行监管和执法。但是,执法机构在执法的过程中,因各部门职责不清难免会出现“争相执法”、“推诿执法”“执法不及时”等现象。因此,各个执法部门必须明确各自的执法权限和职责,协作配合,理顺相互关系,从而保障网络执法的正常和有序。

  (二)网络执法人员素质的提高

  对网络执法机关的执法人员而言,必须具备较高的素质,才能提高执法能力。一是专业素质。网络执法人员应该毕业于高等学校的相关专业,在业务上要有深厚的理论功底,精通网络信息安全和网络执法的基本知识,掌握最为前沿的电脑网络技术。对于计算机软件开发、网络情报技术、网络侦查取证技术等要进行专门的学习和培训。二是职业伦理素质。网络执法人员必须具备较高的职业伦理素养,有着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树立清正廉洁、公平正义的正确的法治理念。

  (三)网络执法设备资金的投入

  网络执法与现实社会中的执法一样,需要有技术和资金的支持。只有健全了网络执法装备,才能够提高执法机构的网络监管能力,维护网络空间的正常秩序。一些网络发达的西方国家,都注重研发新技术助推网络执法,如美国设立“IT与国家安全”专项基金,资助一些知名生产厂商用于制造网络安全新技术;欧盟则加强了对电子追踪、电子标签等科学手段和产品的研发。 互联网的快速发展需要政府加大财政投入,为网络执法提供先进的技术和装备。

  四、守法:网络空间法治化的必然要求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是社会主义法制的基本要求,其中的“有法必依”就是指任何公民、任何机构都必须依法行使,严格遵守法律。我国拥有一个7.10亿用户规模的网络社会,同时又是全球30亿网民的一个网络社会子系统,网络社会结构十分复杂。 就广大网民而言,他们既是网络法治化的推动者,同时也是网络法治化的受益者。一方面,网民要了解基本的法律常识,学习和掌握国家的基本法律,如宪法、刑法、民法、合同法、侵权法以及与网络相关的法律法规。在懂法守法的基础上,如果自身利益遭受侵害,也要以法律作为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因此,培养我国公民的法律意识和法治理念,对于实现网络空间的法治化及其重要。

  (一)将网络法治教育融入学校教育

  我国网民数量日趋增多,网民多为30岁以下的少年儿童和青年,在校学生占据多数。学校是对学生进行教育的主要场所,是学生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主要阵地。“法治教育从娃娃抓起”在全社会已经达成共识,在学校课堂开展网络法治教育,设置网络法治课程,既可以让学生们通过法律知识的学习,培养他们牢固的法律意识和法治观念,也可以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对于网络社会出现的各种各样的事件、言论等,能够分辨真伪、明辨是非,客观理性地对待,并且能够控制和克服自己的不当网络行为。由此逐步实现网络法治教育的目标。

  (二)通过法治教育树立法治权威

  被制定出来的法律,必须被执行、被遵守,才能发挥其应有的功能和作用。通过法制宣传活动,让广大公民知晓滥用网络行为侵害他人权利和国家利益,同样会触犯法律,同样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法律是最优良的统治者。” 作为现代社会治理的基本手段,法律具有权威性、规范性、稳定性和强制性,在制度层面约束公民的言行,在社会生活中法律应该得到认同、尊重和信仰,因为“法律信仰使法律现实与法律理想之间既保持张力,又保持联系,消解法律实然与应然之困惑,促进法律不断迈向正义之巅”。 符合客观现实、维护民权的法律自然会得到民众的拥护和认可,自然对其产生信仰,继而自觉遵守。法国历史学家、政治家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认为:“法律只要不以民情为基础就总要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民情是一个民族的唯一的坚强耐久的力量。” 如果所有网民都自觉遵守网络法律法规,法律的权威性就会凸显出来。网民应该对自己的网络行为进行自律,自觉遵守网络法律法规,共同维护网络的良好环境和秩序。

  (三)构建网络违法信用惩戒机制

  每个自然人都会追求自利,自私自利是人的本性,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公民守法,可以借助国家法律的威慑力、社会的宣传教育等方式。也可以通过构建个人信用体系,健全公民的守法信用记录,敦促公民遵守法律,使得公民将守法作为一种良好的习惯,而守法成为公民的自觉行动。具体做法是,通过信息技术的升级,每个公民的交易记录、违法犯罪信息、守法信息等会随时录入公民个人的身份信息系统,而这些记录会伴随公民的一生,会时刻影响公民的生活。如果该系统出现公民网络违法犯罪等不良记录,该公民就会在升学、就业、贷款、乘坐飞机和火车等多方面受挫,公民会由于自己的网络违法行为而无法进行正常的工作、生活甚至出行。

  结语

  科技的发展催生了新的网络空间,网络是一种全新的人类活动载体。基于开放、自由、便捷等特征,网络已经成为信息传递和储存的最重要的媒介。网络空间的开放和自由必须建立在法治和秩序的基础之上,网络在给我们生活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产生许多负面效应。随着网络这个平台所承载的现实利益越来越多,网络的自由天性如果得不到法律的规制,就有可能成为滋生网络不良行为、有害信息、违法犯罪事件的温床。规范网络行为,就必须有效进行互联网的法治化治理,要在自由与安全之间找到最佳的平衡点,依靠法治奠定网络安全的基石。在网络立法、执法和守法三方面进行完善,实现网络的健康、有序和良性发展,进一步构建网络空间治理的新格局,全面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 责编:无锡市法学会